中国-沧州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走进运河 > 历史文化 > 文化遗产
民间故事
发布时间: 2020-09-01 10:47:09

以下故事有些系民间传说,带有神话色彩,有的说法不尽相同,如水月寺来历出现两个版本,“镖不喊沧州”有关人和事也有多起,《沧州武术志》记述又另有其人,既然流传已久,权作文史资料保存。

话说“沧州八景”

在华夏大地,座座城镇中,峰峰名山上,都流传着“八景”“十景”之说,长芦名郡——沧州也不例外。

沧州八景为:桥上走水,桥下走人;有神无庙,有庙无神;有桥无水,有水无桥;有荫无树,有树无荫。

在运河西畔、菜市口村以北的菜园里,一条低于菜地的大车道横穿而过,村民修渡槽连接菜地以利灌溉,因而形成了“桥上走水,桥下行人”之势。

孔庙大成殿,斗拱飞檐,气势磅礴,但殿内仅供奉孔夫子及其弟子牌位,并无神象;而西城门上的上门槛上置放着一位关帝尊神,此神终年不见香火,只有旱年祈雨时请出,降雨后即归位。后者为“有神无庙”,前者为“有庙无神”。

“有桥无水”指的是孔庙棂星门内之泮桥,因桥下之池常年干涸故称;当年沧州城西侧南运河上(现运河区境内)仅靠五处摆渡渡人,而宛如游龙的南运河上无一座桥梁,故为“有水无桥”。

沧州古城墙上生长着一株枝繁叶茂的红荆树,每逢夏天,人们踱步城墙上,只能见树不能见荫,而城墙下树荫之下则常聚乘凉之客,故为“有荫无树,有树无荫”。

“沧州八景”之说虽显粗陋,但都从实景中概括而成,其句式颇有韵味,字斟句酌,倒也颇有情趣。

 

1.仁义坑的传说 

沧州城内,有一王八坑,就是现在的市招待所北边,坑有个大沿,老百姓都管它叫“王八坑沿”。很早以前,坑内成千上万的王八,有的如大磨盘,有的小如鹅卵,附近的人们都不敢下坑洗澡。可是后来,不知什么时间,坑内的王八都无踪影了。

传说在很久以前,沧州城内有一州官,一天晚上做了一梦。梦见有一个白胡子老头进城来和他说:“你要在今年六月六,从王八坑到运河,沿路两旁重兵把守。”州官醒来,觉着这事很奇怪,心想:有什么人来找我呢?又是什么事要我派兵把守呢?

到了这天,州官按梦中白胡子老头所托,一早在王八坑通往河沿的路上,派了重兵把守,他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州官的派兵刚站住脚,只见从王八坑内出来一磨盘大的王八在前面领头,后面紧跟着无数个王八,成群结队地向运河方向爬去。

州官这才恍然大悟,心想:那天晚上就是这坑内的王八给我托的梦呀。它们是怕有人伤害,所以求我派兵前来把守,它们要到那去呢?

州官来到河沿,见王八下河后向北游去。整整过了一天一夜才过完。

后来有一年,天津西郊“三叉口”河上,停了一只大富商的船舶,船上有一人往河内泼水,不小心把一个金盆掉进河内。州官派人下河捞,可是一连下去几十人,连盆的影子也没见着。

富商贴了告示,宣布谁能捞上金盆,赏银八百两。不几天功夫,闻风赶来捞盆的人不计其数,但下水后,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又过了几天,来了个沧州捷地人,他是方圆几百里有名的“水兽”,据说在水里能换气。他下水后,在下面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。正垂头丧气准备回船的时候,突然发现河底处有一黑洞,他想: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我豁出这条命也得进去看个究竟。

说也奇怪,他进洞后,洞里没有水了,越往深处走越亮,走到里面只有一白胡子老头站在他面前,向他说道:“你是哪的人?来此有什么事吗?”他答道:“我是沧州人,到这里找一个金盆。”老头听后微笑着把他让进屋里说:“咱们是老乡啊,我是沧州王八坑的,搬来很长时间了,你要找的金盆被我们拣到了,就放在那。”老头又说:“你如能找到金盆,他们一定会给你很多钱的。这样吧,咱们是老乡,你就在我这住几天再走吧。他们说给你多少钱?但是金盆你就别拿走了,上去后,你就和他们说找不到就行了。我给你写个纸条,等上岸后,你拿着纸条到天津某家店铺去,那会有人给你钱的。”听老头说到这里,他也不好推辞,便在洞内住了几天。

再说到了第四天头上,船上的人们都已急坏了,不知他到底出了什么事,还都以为他再也上不来了,却见他在水中游了上来。人们都很惊讶,问他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,他便把经过说了一遍,但老头给他纸条的事一字未提。

那富商听完此话,并没有埋怨他,对他说:“你既然已看到金盆了,就算你给我找到了,我要按原来说的那样照样给你赏钱。”说完,叫人把钱如数交给了他。他接到钱后,和人们一起下了船,直奔白胡子老头说的地方去了。

他到那一看,只见白胡子老头已在门前等着他,他接过钱后,老头就不见了。他得了双份的钱高兴地回家去了。

不久,仁义坑的白胡子老头知道它们的住处被人发现后,又搬走了。据说搬到了黑龙江省的黑河内。因风浪太大,不少外地人过江时,因翻船而死。船上没有沧州人,渡船经常出事,可一旦船上有沧州人,也怪了,渡船准能平平安安地过河。

因为王八坑里的王八讲仁义,所以后来把“王八坑”改为“仁义坑”。

 

2.麻姑祠的传说

沧城西北隅沿河岸筑有麻姑祠。传说麻姑仙绛珠河畔酿寿酒,献于王母,所用泉水与南川楼暗泉一脉相承。二,沧酒又称麻姑酒。

麻姑祠在城西北河沿上。此处曾是渡口,修有上下河道,堤岸上筑门楼,楼上供麻姑神,亦称海神。

传说麻姑手指象鸟爪,能掷米成珠,自言曾见东海三次变为桑田。

麻姑祠为什么要建于城北河沿上呢?传说三月三日,西天王母寿辰,麻姑在绛珠河畔以灵芝酿酒,为王母祝寿。庙筑于河沿即采此意。二说沧州古为沧海,曾筑有麻姑城,传说汉武帝曾西探王母宅,东觅麻姑城。《大清一统志》称,在沧州北,有吴伟业过麻姑城诗。诗中追古怀今,最后叹道:

试看麻姑城头草,几度荣枯夭地老。

况君与我等蜉蝣,何劳吊古伤怀抱!

君且行矣我且归,笑指东林月又辉。

 

3.恒修和尚与水月寺

 沧州市有一条水月寺大街,这条街为什么叫“水月寺” 呢?还得从一座寺庙说起。

在水月寺大街的北头,原来有一座大寺庙,叫“水月寺”。它是一个叫恒修的和尚断腕化缘修起来的。

在民国初期,有一个叫性真的和尚,经五台山方丈指点,四方游历。当他来到沧州盐场一带时,正是太阳落窝的时候,天还没完全黑下来。这和尚一看,这块地上冒地光,天上飘祥云,他断定此地有宝,当晚,就在这儿住了下来。

第二天,他走访了当地的老人。老人们看这和尚与众不同,留着一尺多长的黑发,白净子儿,个头不算高,一副心慈面善的样子,说话又挺诚恳,就告诉他说:“离咱这儿不远的地方,有个红孩儿口,这几年,大运河年年在红孩儿口发大水。当地有句民谣‘开了红孩儿口,水在城上走’。可哪一回发大水,咱们这块儿地方也没有淹过。咱们西边儿的河里有时水都冒了尖儿也不在这里开口子,因为咱们这儿有避水珠。”

性真和尚见此地果真有宝,就住了下来,天天化缘,修了一座小寺庙。因为大水总是越这块儿宝地而过,所以起名叫“水越寺”,后来改为“水月寺”。

性真和尚在沧州住久了,觉得人间有许多不道德的事,有的人不孝顺爹娘,有的人损人利己,干缺德事,他便想修个大寺庙,一来借宝地避水,为老百姓造福,二来借用佛的力量,教世人行善,便天天早出晚归,化缘不止。

百姓们见性真和尚修了小寺庙,还要修大寺庙,不怎么理解他,便没有多少人给他钱了。这和尚是个一不做、二不休的人,为了表示他修寺的决心,他改名为“恒修”。化缘更是风雨无阻,可还是化不来多少钱。这恒修和尚办事还真有恒心,他选了一个良辰吉日,备好油锅,烧开香油,一咬牙,一跺脚,竟用菜刀把自己的左手剁了下来!为了不让这手发炎,他用油把手炸透,用黄绸子包好。

当地老百姓个把月没有见到恒修和尚的影子,还以为他又去别处访宝呢。谁知过了些日子,大街小巷走着一个和尚,右手托着一个小簸箕,里面放着一只用黄绸子系着的油炸手,左胳膊上包着白布,身上斜挎着一个“一文袋”。大家一看,这不就是恒修和尚吗?!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?头发比原来乱多了,面目比原来瘦了许多,就象大病刚好的样子。百姓们看着他那光秃秃的左胳膊,再看看那只油炸手,都被他的真心所感动。再遇见和尚化缘时,有钱的人多给点儿,没钱的少凑点儿,那要饭的花子还掏出点钱来呢。

每天,恒修和尚化缘回来,小簸箕里,一文袋里的钱都是满满的。别看化来这么多钱,和尚却舍不得吃,舍不得喝,把钱一个个都积攒起来。

恒修和尚断腕化缘的事让沧州官府知道了。官府见这个和尚真心修寺,又见老百姓给了和尚不少钱,也动了恻隐之心,给了和尚一笔钱。当时,沧州城里有八个大买卖家,他们为了积德行善,以求佛爷保佑买卖兴隆,也捐给了水月寺不少钱。就这样,恒修和尚断腕化缘三年,积攒了半屋子钱。他请来了天下的能工巧匠,用了三年的时间,修起了水月寺。

 

4.水月寺揽胜 

水月寺始建于后周广顺三年,与铁狮子同龄,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。

旧水月寺在城外西南隅,观灯桥之东,即现在的南湖土岛上。明朝宣德年间,红孩儿口连年决口,水月寺被淹。僧泽安移建水月寺于城北盐场东边,即现在的市弹簧厂位置。正统年间建千佛阁,嘉靖年间铸大佛三尊,康熙五十七年重修水月寺,乾隆五十四年再修寺内十方院。光绪二十一年,寺内驻防乐军,统领提督梅东益重修全寺。僧性真断臂募化,右营范天贵监修,动土至竣工,历时两年又八个半月。

史料云:修后水月寺“琳宫梵宇焕然一新,正殿大佛三尊皆金身。两壁海岛,烟云缥缈,游其中者,目夺神迷。中助、山门,巨像伟然,可谓吾邑寺庙之冠。”传说旧寺号称  “天下无二”。北移后有人说与北京的雍和宫齐名,三尊如来,弥勒大佛和四大天王,体内均铸有金心,眼睛均以明珠镶嵌。八国联军进中国抠走了佛眼;日本侵占中国摘走了金心。尽管性贞和尚断臂复修,水月寺终未度过“浩劫”之年,水月寺终于一旦。

古迹不在,民族之魂犹存。由于水月寺是沧州人民以自己的智慧和血汗筑造的一座宝库,无论它怎样变迁以至消亡,它的艺术形象永远不能在人民的心中抹去。关于不月寺的记载、描写,以及一些美丽动人的传说便是佐证。

北移后的水月寺,工程浩大,仅三座大殿,占地足五千平方米,另有烧香祭祀的偏殿等,琳宫梵宇数十间组成一围浩大的十方院。大寺座北朝南,四周环芦苇水荡。正庙门三座,中间一座即前殿,俗称山门。庙台阶梯八层,踏阶仰视,门首高悬一匾,隶书“水月寺”三个大字。两扇大门有一副漆罩四字对:“水流花放;月白风清”。门框还有一副对儿。两副对子均以“水、月”为头,构思巧妙,引人入胜。进得庙门是穿堂过道。两厢供的是哼哈二将。这两尊大神,身高六米,膀阔腰圆,顶盔带甲,威仪慑众。

哼将站左厢,手持一把降魔大柞。但见他睛如鹅卵,鼻若悬钟,怒目拧眉,两臂微收,耸肩弓背,似调运周身之气于鼻,发出“哼”的声音。

哈将站右厢,手持一把荡魔大杵。他拢左臂,叉右掌,瞪环眼,开阔口。只要你瞧上一眼,耳边仿佛会炸响一个“哈”字的霹雳里。

中殿是四大天王殿。门首也横一匾,隶书“普佑军民”四个大字。此匾乃乐军统领梅东益题。

进殿门,迎面是满脸堆笑的弥勒大佛。他巨大的身躯,足占六米的地盘,悠然高卧于殿堂正面的中央。在弥勒的身后,有韦护曲双臂合十而立,臂腕横架一根大杵。

四大天王立地顶天,握蛇、负剑、抱琵琶、持雨伞分四下两侧站立。此殿附设长廓形耳房,塑有天地人间摹拟像,画有三世因果报应图。

水月寺最壮观的是后大殿,即大雄宝殿。殿前矗立一架三足铸铁大鼎,鼎上香烟缭绕不断,为大雄宝殿笼罩一层神秘的色彩。殿前左侧,卧一坨青石巨龟碑。殿门前挂一块方形金龙雕框匾。匾额四个烫金大字:“大雄宝殿”。传说此四字是乾隆御笔所封,可借此说无以考证。

进得殿门,又一块长条匾横空高挂,匾领行书“鱼游兔走”。此四字是旧水月寺土山上的石刻,后有详述,这里暂不提。初次步入大雄宝殿,忽觉幽暗阴森,似一步跨入另外一个世界,定睛细看,方见三尊大佛迎面并列端坐。这三尊大佛形象相同,均坐于巨大的莲花宝盆之中。坐像高一丈六尺,头顶有大鹏金翅鸟雷震子腾空护罩。这便是佛祖天尊如来一而为三的形象。在如来的两旁,站立着十大弟子,十八罗汉,二十八宿星像。众神全部彩塑,姿态万千,秉性各异,分别以不同的表情、衣着和手持之物显示着各自的威严。

当你壮大胆子移步入内,站在庭堂之中时,便觉眼前明亮,似有金光迸射。抬头张望,只见三十六天罡、七十二地煞,驾着云头,闪着金光,恍若由天宫而来,观此景,你会怀疑自己入了仙境。

原来,艺术家们将塑雕、浮雕、彩画等艺术手法巧妙地结合在一起,借人们的视觉误差,产生了奇妙的艺术效果。众天神皆固定在天花板上,三分之一伏于天壁,三分之二塑出空间,仅有四个飞天完全悬空。山川、江河、大地、人物等等,分别附着在墙壁和地面上。如来成佛的全过程,中国古代神话故事、忠孝节义传说、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……都塑在上面。

大雄殿东北角,还筑有一座准提菩萨殿,即千佛殿。供的是千手眼佛。此佛生有二十四人脑袋,四十八条胳膊。脑门儿,胸脯和每只手的掌心都长着眼睛,听起来似乎赛个怪物,看上去却是个形象端庄、慈眉善目的菩萨。并流露出一种透心射魂明察人生的佛威,因此,这一形象在善男信心中,既可信又可爱。这不能不称赞艺术家的匠心独运。中国古刹无数,浏览此寺,可叹为观止。人们常说,自古沧州能人倍出,通过此寺可见一斑。那么,水月寺北移之前又是个什么样子呢?

相传旧水月寺所在地(今日的南湖)潭深水绿,碧波浩渺,一片汪洋。仅深水面积足五百亩,浅滩、池沼断续无涯。后来,湖中突然出现一座孤岛,赛一轮明月荡漾于深潭碧波之中。有位和尚志远来岛上筑庙。

造水月寺足足用了五年时间。其中两年时间用于修筑岸岛之间长长的通道——桥廊。这座长廊式的桥梁,青石墁地,彩画通廊,后改名观灯桥,被列为沧治八景之一。寺庙建成之后,遥看土岛,恰似一只金龟伸着长长的脖子,驮着庙宇,在碧波之中浮游。入夜,远天近水浑然一体,水若碧空,岛赛明月。踏上廊桥,好象踏上了那通往月宫的天梯,水波一动,不摇自荡,如腾云,似驾雾,十分怡人。

传说桥头岸端筑有门楼,上书“天下第一寺”。当天来了个疯和尚,连说:“俗气,俗气!俗不可耐!”众人围观,问他:“你说什么俗气?”他指着门楼道:“你们看:你也争第一,他也争第一,一一目对,矛戈相去。孰不知天下第一则地上无二也。”话音刚落,和尚不见了。众人惊看门楼,匾额己变为“地上无二寺”。志远和尚闻讯赶来,俯首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!天赐,天赐!”

沿长廊桥上岛,直达水月寺。水月寺门前是一轮圆月形影壁墙。这一盘大石,直径三米,厚十五公分,质如白玉,亮赛冰盘。沧州距山较远,传说此石是个和尚以龟壳点化而成。石面上篆刻三个大字:“水月寺”,字痕与圆月的边沿全部鎏金。背面有浮雕彩画:吴刚伐桂。过了月亮石,便是月亮门,门分左右两个。两个月亮门中间,明晃晃耀眼夺目,塑着八个斗大的金字:“水流花放;月白风清”。三座大殿与北移后的水月寺大体相同。

在大雄宝殿后面,有一座小土山,土山上有一块大青石,石头上刻着“鱼游兔走”四个大字。传说这土山虽颜色如土,却非土非石。仔细看,如铜浇铅铸,任凭雨刷,全不变形走样。拾级登上山顶,便会踏上那块大青石。至此远眺,天连水,水连天,天水相接无缝;环顾,湖连海,海连湖,湖海璧合藕连;近看,总有渔船徐徐、浪花滚滚。观此景,“鱼游兔走”不解自悟。

不知读者注意到这沧海土岛水月寺的三块匾没有?你看:“水月寺”“地上无二寺”“鱼游兔走”,要作对联的话,它们均不能作下联,只能为上联。而万里长城山海关的三块匾:“山海关”“天下第一关”“虎啸龙吟”则只能为下联。它们遥相呼应,匹配成对,颇具趣味。也许过去沧海与山峦、土岛与长城真的有什么关系?也许只是无意的巧合?这些问题无史料可考,却有一段神话故事。

传说沧海土岛本是一个神龟所化。神龟的丈夫是一条青龙。由于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,需有长龙伏于崇山峻岭,玉帝便潜青龙下界替始皇固守边关。可是年岁久了,龟妇人受不了思君之苦。她主动到玉帝那里请求下界,玉帝准奏。龟妇人原以为玉帝会派她到老龙头深海就居,不料沧海履有水患,便先遣她来到沧海深潭,命她竭尽全力治理水患之后见夫君。但是神龟来沧海后,一刻也不离开深潭,一离开,这里即遭水淹。神龟心情十分郁闷。她以为玉帝忘记了她下界时提出的要求,一气之下,露出龟背。她想,这样也好让玉帝亲眼瞧瞧她与自己夫君的距离。

其实,玉帝正为青龙与神龟分居之事犯愁,恨无两全齐美之策。佛祖天尊如来料到了玉帝的心事。他用手一指,对玉帝说:“我看,不如在那里筑一座寺宙……”没等如来说完,玉帝哈哈大笑道:“无非你想多贪些香火罢了。”如来也不脸红,说道:“然而,此举可让龙龟夫妇传情脉脉,万世不绝。”玉帝颇感兴趣地问:“何以见得?”如来道:“青龙踞高山,瞰大海,人们在他的化身——万里长城筑门:楼曰山海关。而龟妇人卧沧海,望平川,化身形如一轮圆月,又焦道就不能让人们在上面筑一座寺庙叫水月寺吗?”玉帝道:“单凭两地成对,怕是不解决问题。”如来道:“万事不过三。如果类此以三环相扣,我可保他们夫妇脉脉传情,即使天涯,也化咫尺。”

玉帝颇感兴趣,忙提醒如来说:“只是另外两环尚无着落。”如来曰:“已经有了。”“哪里呢?”玉帝惊问。“你看!”如来将万里长城镝楼“天下第一关”与“虎啸龙吟”两块匾指给玉帝。玉帝叹道:“可惜那里并没有相扣的对子。”“这却不难。一个既占了‘天下第一关’,无非让另一个是‘地上无二寺’。”

玉帝听得高兴,忙问:“那么‘虎啸龙吟’当配以什么呢?”如来不假思索地说:“鱼游兔走。”玉帝说:“以鱼配龙似有不当。”如来道:“玉帝有所不知,龟属鱼,龙种,与龙同宗。虎以啸震山谷,兔凭走达四方,所以‘鱼游兔走’对‘虎啸龙吟’,天钉地铆,偶对花合。”

如来一番话,把个玉帝说得大悦,连道:“好好好,既然你食香火,一切均由你自己去操持督办吧!”如来领旨,一路踏歌而行:

“吾慈吾悲,吾是吾非,吾行吾素,吾始吾归。”歌声落,来到五台山,如来看中了五台山年轻的和尚志远。

却说志远和尚正在禅房打作,忽觉异香扑鼻,睁眼看见一团紫气笼罩周身,正诧异间,忽又觉眼前异常明亮,眼看着一轮明月由高天直扑入怀,志远一惊,清醒过来,方知恍惚间偶得一梦。志远正在琢磨梦景,忽然又闻歌声:“沧海有明月,捞取至东天;莫道一场空,佛陀慈缠绵。”蓦地,志远觉得心明眼亮周身轻爽,飘飘然,有离地逸游之感。正在这时方丈来到面前,志远慌忙施礼。方丈唱道:“沧桑天地老,平生吾自知;举步跨沧海,募化不宜迟。”唱罢,拿出一只铜钵交给志远道:“此钵乃佛祖宝物,路上如遇有奔金流银,只管直呼其名,尽收纳之。天下第一寺寓其中也。”

志远和尚离开五台山,一路化缘不提,一百天头上来到沧海。住惯了高山,一见大海,心胸顿觉豁然开朗,他张开双臂,大海油然如在怀抱之中。蓦地,他发现一座土岛,圆溜溜儿,宛如一轮明月沐浴在深海碧波之中,不由地想起了下山前明月入怀的梦境,顿生筑寺庙于土岛的念头。自生此念,志远夜不能寐,天天思谋如何募化筹资。一天,天至三更,忽闻有鸡啼。细听,声音竟来自铜钵中,志远一看,呀!原来通过铜钵还能看到另外一个世界……

志远一看铜钵显异,一下子来了精神,赶紧双手捧起来仔细观瞧。啊!简直是一个飞禽组成的世界!红的、绿的、黄的、白的……飞的、停的、啼的、鸣的,各色各样的鸟都有,啁啁啾啾,呢呢喃喃,令人眼花缭乱,心醉神迷。志远和尚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,想放声呼唤它们,可是,他叫不上那些鸟的名字来,急得他抓耳挠腮,搓手顿足。忽然,他发现八只鸡正在一边觅食,便放开喉咙高喊:“鸡儿,鸡儿你来!我有话问你们!”他这一喊,那个飞禽世界忽地没有了。志远扫兴地放下铜钵。咦!他再看,那八只鸡都乖乖地站在他的脚下了。呵!多么漂亮的羽毛啊!他用手一摸,咕噜——那只鸡变成了一块金子,形状就象人的心脏。志远抚摸另外七只鸡的羽毛,于是八只鸡变成了八块金子。志远和尚想起了临下山前师傅说的话“遇有奔金流银,尽管直呼其名,尽收纳之”,于是慌忙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!天赐!天赐!”将金心归入钵内。

天朦朦亮,志远来到南川楼,忽觉口渴,细听楼下有潺潺流水声,过去一瞧,有洞。进洞后,只见红光迸射,在红光照耀下的溪流,宛如碎银闪耀,志远眼前变的一团漆黑,爬上洞来一看,钵里哪有什么溪水,明晃晃尽是珍珠。后来志远才知道,南川楼地通暗泉,有蚌仙常来沐浴。他一钵,就舀在蚌仙怀里了,得了好些珍珠。有了珍珠与金子,志远和尚增强了造寺的信心。可是要造天下第一寺,资金还差得远呢。于是,他起早贪黑,四处募化。一天,志远来到东升客店,见店主正捶胸顿足,悲怆叹息,便向前施礼道:“施主莫非有什么为难之事,不妨说与贫僧,省得闷在心里憋坏了身子。”店主一看是个和尚,就叙道起来:“咳!说起来这事都怨我啊……”

原来,前些日子有个南方人路过捷地,见闸口下有一群金猪娃,便住在了东升客店。他每天让店家煮半口袋黑豆,半夜时,便背去喂那些金猪娃。店家好奇,决定暗地看个究竟。因为南方人一心扑在金猪娃身上,竟不知有店家跟着。他一把把将豆子撒给金猪娃,那一群金猪娃蜂拥而上,抢着吃起来。这个南方人慢慢接近它们,扶摸着。这店主一看,这么多金猪娃,不快逮还等什么呢?一激动便喊出声来。不料,他这一喊“吱——”一声,金猪娃都不见了。店主人坏了这个南方人的事,两人大吵大闹一场。店钱没交,黑豆钱没给,这个南方人便拍拍屁股走了。

志远听罢店主一席话,问道:“你说那些金猪娃都在闸口底下,那里水流湍急,他是怎么进去的呢?”店家说:“这不——就剩这两把儿啦。这本是张家馃子铺用了几代的油竹帘子,他把它拆了,每五根捆成一把,点着拿着,便可进去。”志远说道:“施主不必伤心,他欠你的店钱、黑豆钱,我来偿还。不过这两把油竹帘子我要拿去。”店主一听,高兴地答应下来。

半夜里,志远和尚拿着两把油竹帘子来到闸口,点着一把,径直往闸下走去。那滔滔河水,一见火光,立刻分开一条大道,连地皮儿也变得干干的。走在上面,仿佛置身于山涧峡谷之中。走着走着,志远来到一个山洞,进洞后,如便同进了另一个世界。这里没有一种生物,到处怪石嶙峋,阴森可怖。志远和尚掏出铜钵,坐在地上静静地等着。三更时分,就听,“哞——”地一声长鸣,铜钵内映出刚才见到的所有天地。不同的是,满山遍野尽是走兽,它们东奔西跑,蹿蹦跷跳,十分逍遥自在。志远挨个观瞧。突然,他发现在一个不大的山洞里卧着一群小猪娃。他高兴极了,忙连声高呼;“小猪小猪都过来,佛祖造庙有安排。”他这一喊,小猪娃都乖乖地卧在了他的脚下。他用手一摸,咕噜,咕噜,咭噜,小猪们一个个变成了大金元宝。志远和尚把元宝装入铜钵,点着最后一把油竹帘子,走出闸口。

整整一夜没合眼,志远疲乏地躺在床上。刚一合眼,便见寺庙已经造成。他忙起身仔细观瞧,足足用了两个时辰,才把寺庙看完。面对堂皇的寺庙,志远不禁放声大笑。这一笑,醒了。原来是个梦。志远马上请来画工,按梦中所见画出图纸,兴师动众大造寺庙。他把金子做了佛心,珍珠做了佛眼,元宝也全部做了造寺的费用。

水月寺始建于后周广顺年间。明朝宣德时,红孩儿口连年堤决,水月寺每每被淹。可水月寺正北五里处,有一块土地洪水不侵。寺僧泽安遂将水月寺北移此地。

关于水月寺北移,有许多动人的传说。就从红孩儿口说起吧。沧州有民谚云:开了红孩儿口,水往城上走。红孩儿口系指城南五里处一段堤坝。宣德六年,堤坝连续八次决口,本地所有壮劳力倾城出动,决心封住洪口。可奋战三天三夜无济于事。在大家无奈之际,有个疯和尚走来,打躬说道:“阿弥陀佛!善哉!善哉!我算定这洪口下卧有一只大龟,识水性的人不妨下去摸摸,看那龟是顺水而卧还是逆水而卧。如果是顺水而卧,我劝众父老兄弟就别再费力了!"和尚话音刚落,一个壮年汉子纵身跳入洪水之中。一会儿,那人上来说道:“不好,果然顺流而卧。”众人一听,“忽喇”一下都给那和尚跪下,一起求道:“请活菩萨救救沧民吧!”和尚说:“其实这并不难。你们只管搬石运土在此等候,傍晚时分,定有一个穿红衣的小孩儿打此路过,不由分说,你们一齐上前将他推下洪口。之后,填土压石,这里便永不决口了。”众人听罢,马上搬石运土忙活起来。

夕阳西下,人们远远看见一头毛驴顺着堤岸走过来,近了才看清,驴背上坐着一个穿红衣的小孩儿。那毛驴驮着红孩儿,径直往堤坝决口处走去。时机已到,众人一涌而上,连人带驴推下洪口……从此,这里不再决口。人们遂称此地为红孩儿口。

原来在红孩儿口堤坝作怪的是一条水蛇,它与神龟的本领相差无几,后来又苦苦修行五百年,决计水淹寺庙。神龟以死相拚,从自己身上取下一颗避水神珠留于寺,只身与水蛇交战。哪知身上去掉一颗避水神珠便减去五百年的道行。神龟一离碧水深潭,水月寺倾刻间被水淹没,避水神珠被迫北移五里地,神龟宁死不屈,卧于洪水中,以身挡水……蚌仙是神龟的好朋友,见神龟遭难,情愿减去几百年道行,摘取自身一颗神珠资助神龟。但是,异珠入龟体,须有阳气推动。于是,蚌仙才化作疯和尚嘱咐沧民为之。那红孩儿便是蚌仙身上的一颗避水神珠,那驴子是如来打发去的。蚌仙助神龟一颗神珠,水蛇被神龟吞入口中。但到了一定年号,驴子一叫,龟嘴就张开,水蛇便可逃生。这是如来佛为水蛇留的一条生路。

水月寺北移后,历经几代重修,香火鼎盛一时。

光绪二十六年,八国联军入侵中国。水月寺所有珍球佛眼被盗。日本侵入中国时,又把佛体内金心窃走,自此水月寺破败。

再说,那水蛇罪期已满,逃脱了性命,化为一蛮,直奔水月寺而来。他找遍琳宫梵宇,不见宝物,很失望。一抬头,见大佛眼睛已黯然失色,钻进肚子一瞧,金心也没有了。他扒开地面,见莲花宝座下是一眼井。井中央立一座碑,碑上仅有四个字“宝与天齐”。他一拍脑门:“这不就是天庭么!”他到碑前一比划,照定大佛脑门便砸……避水神珠终于被水蛇盗走。自此水月寺灵气殆尽。

 

5.幞头城和渡口 

据民国版《沧县志》载:明朝洪武二年,沧州古城始由沧县东关(今旧州镇)迁至长芦(今沧州市区)。当时古城形似男子戴的一种头巾(幞头),故沧城又称“幞头城”。

幞头城初建时,四周并无城墙。迨至明英宗五年,始由官府修建了一座周围长八里的古城。城墙系用巨砖砌成,高达两丈五尺。城外有一条深达一丈五尺、高约四丈五尺的护城河。城墙坚固、雄伟壮观,大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势。

沧州城门各有名称:东门曰“镇海门”,西门曰“望瀛门”,大南门曰“阜民门”,小南门曰“迎薰门”,北门曰“拱极门”。明朝末年设有“城守尉”(守城官),其职责是统帅官兵守卫城池,修葺将要倒塌破损的城墙,这个制度一直延续到民国四年才告结束。

至于沧城渡口,说来倒也有一番情趣。原来城西濒临运河,运河又称御河、运粮河,日伪时期建“朝日桥”(现解放桥)以前没有桥。在暗无天日的旧社会,官府衙门都将搜刮地皮的金银财帛尽入私囊,谁还顾得给老百姓架桥呢?所以行人过河,都靠坐摆渡来往。清朝时河上主要有菜市口渡口、白家口渡口、麻姑寺渡口、吕家院渡口等。坐船过河时,有钱的给摆船的几个小钱,没钱的也会与人方便。每年秋后,摆船的到城郊各村挨户“敛秋”(挨户要点余粮)以养家糊口。给粮多少,不拘一格,作为对艄公经常渡人的酬劳补偿。

此外还有个有趣的风俗:如果车马乘船过河,主人必须向河中扔几枚铜钱,祭典河神,避免翻船。这种风俗一直延续到1947年(6月15日)沧城解放。

 

6.沧州城隍庙

沧州城隍庙,庙址在文庙西侧、人民剧院及以南和以北,即小南门至百货大楼(现渤海大厦)之间,商贾云集,规模较大,处在沧州中心,又是商业繁华的所在,凡是到沧州来的人,无不到这里来逛逛。

当时的城隍庙有三个前门,平时中间大门不开,出入走两侧小门。东西两排厢房据说有各种泥塑鬼像,两厢房的墙壁上还残存着十八层地狱的图画痕迹。院落中间有一座木牌坊,正殿中前后有两座城隍神像,一座是泥塑的,一座是木制的。木制的这座像穿着布质官袍。据说正殿中有个地方设有机关,如果用脚踩着这个机关,木制的城隍就会自动站起来,两手动,两眼转。也有的说这个机关机在木制城隍的膝盖上,是在城隍出巡前,按动机关让城隍站起来,换上新官袍,然后抬着出巡。但这个机关是否真实存在,也未见过城隍站立。在城隍庙背后,对着正殿后门的正上方,悬着一块木匾,上面写着“城隍庙”三个大字,左侧小字写的是戴明说书。戴明说是明朝的吏部尚书,也算得是名人了,而且是沧州人。

据《沧县志》载:沧州城隍庙,明朝初年建立,弘治十七年知州马奎重修。正德八年知州高夔铸铜为像,清乾隆五十九年知州周世棨重修。道光五年知州潘国诏重修。同治十三年知州戴增福、光绪十二年知州骆寿先先后加修。光绪十九年乐营管带范天贵、防御安营四品府典陈其浚重修。民国十二年王雁宾、李瑞亭等呈请县府改建成商场。民国十七年改称中山商场。由此可见,沧州城隍庙从明初建立到民国十二年改建商场,共经历了五百年的历史,也可算沧州的文化古迹之一了。

 

7.沧州芦苇池的蛤蟆不叫 

一到夏天,特别是刚刚下过大雨之后,坑里的蛤蟆“圭儿呱,圭儿呱”整宿整宿地叫。有时候吵得人觉都睡不着,民间对此叫做“蛤蟆吵湾”。这种情况恐怕普天下都没两样。可在沧州,有一个地方的蛤蟆就不叫!为嘛?这话要说起来可有意思了。

在宋朝的时候,这沧州市不叫沧州市,叫长芦镇,属沧州。那时的沧州地面可大啦!现在的塘沽和长芦盐场都属沧州!

盐这东西,在老时年间比较紧张!官府不准老百姓晒盐贩盐。食盐这玩艺儿不同于粮食,粮食不够可以掺菜吃,食盐可没嘛掺,人缺了又不行。为管好盐务,朝廷在各地设有管盐的专员,官名叫做盐运使。

你猜沧州的盐运使是谁?就是大名鼎鼎的包公。他办公的大堂就设在红旗影院(解放后所建)以东五十米左右的地方。就因为他的大堂在那里,所以,都一千来年啦,附近居民还管那个地方叫大堂。

做好沧州的盐运使那可不太容易,沧州北管到天津.南管到兖州。从这里成天价有大批大批的食盐运往全国各地,不管往哪运,都得经过盐运使这一关,再加上有贩私盐的,盐运使的事那就更多了!包公这人又是有名儿的廉明清正,一是一,二是二,从不含糊。他办起案来,常常是在堂上一坐就是一天,有时直到深夜。

这天夜里,包公正起草一个奏章,正思索下笔,可大堂西面芦苇池(解放后为西广场)的蛤蟆直把人叫得心烦意乱。包公实在忍受不了啦!就命令差役到芦苇池里逮来一个蛤蟆,他自己在一张白纸上写了三个大字:“不许叫”,然后扣上官印,把它叠了又叠,折了又折,直到叠成窄窄的一小条,套在了蛤蟆的脖子上,这才又让差役把蛤蟆放回芦苇池。你猜怎么着,自打那儿起,这里的蛤蟆脖子上都多了一道白杠儿,还真就不叫了!

 

8.“镖不喊沧州”的来历 

老时年间运比较贵重的东西一般都雇镖师,而敢称镖师的人一般都有几手“呱呱”叫的绝技:不这样人家也没人雇!车马、船只每到一处,保镖的就可着喇叭嗓子喊叫,比如到了沧州,就该这样喊:“哎——沧州,嗯——”,那“嗯”字用鼻音发出,拉得老长,这就是喊镖。可在沧州,水旱两路,无论是哪路镖师,打这儿过,没有一个喊镖的。要是不喊镖,保准嘛事没有,平安通过;要是在这喊镖,还非栽跟头不可!这也成了规矩。要问这规矩的来历,还得从事儿上说。

吴英豪截镖红孩口  这事儿出在清朝。有一天早晨,运河里打南面来了一溜货船,一面红色的镖旗在高高的船桅杆上“劈劈叭叭”地乱响,船头将军柱上,有位三十左右的镖师正襟危坐。船刚进红孩口,这位就高声喊起镖来。也该他倒霉,以轻功技压大江南北的吴英豪,这时正提着百灵鸟遛早走到这里,听了镖师这耀武扬威的喊叫,他就感到耳根发炸,心想:你在这儿喊镖,是想逞逞武功呢?还是把这的人都看成了响马毛贼?吴英豪是越琢磨越生气,就在他火顶脑门的当口,那不知深浅的镖师又大喊了一声。这下吴英豪再也按不住了!他把百灵笼子一撂,一纵身腾空飞到船上,一脚就把镖师踹到河里,脚连船也没挨,顺劲弹到岸上,提起鸟笼,二话没说,走了!

吴英豪走了,那位镖师可挂不住了,被人稀里糊涂地踹到河里,这叫“栽跟头”。这不仅是丢个人的脸,连师博、镖局的脸也一股脑丢这儿了!在武林,这是最大的耻辱。那位镖师“耙拉耙拉”上了船,急忙让船队停下,自己抬脚上了岸,买上礼品,随着吴英豪的影就追下去了。

吴英豪的家就住在红孩口下面的南匠庄。那位镖师进门见了吴英豪,二话没说,跪在地上就不起来了。吴英豪假装不知为了嘛事,走上前来问道:“英雄你这是干嘛?”镖师羞愧地回答:“师傅!我万万不该在沧州喊镖,今儿个我跟头栽了。师傅你若肯救我,就请您收我为徒!”说完跪着一声不吭了。吴英豪看看他那可怜样儿,还真动了慈悲之心,对镖师说道:“我收你为徒可以,可你要记住,以后要再过沧州,千万不要喊镖,到别处也不要猖狂!”镖师一听吴英豪答应了自己的请求,高兴得急忙磕头,连声说道:“徒弟再也不敢了!”

吴英豪镖截红孩口的事一传开,无论哪路镖局进沧州,很少有人再敢挂旗喊镖了。

小童王祥惩镖师  这件事也发生在清朝。有一天晌午,打北门外来了三四辆大车,满满登登地不知装的嘛东西,车上镖旗高挑,有位年轻的镖师骑着匹白马走在前面。不知这位镖师是不懂“镖不喊沧州”的规矩呢还是成心找茬儿?快进沧州了,他不但不降镖旗,反而“呜尔哇啦”地喊起镖来了,因为正是晌午,没人听见,当然也没人答理他。可这位总觉得不过瘾,心想:沧州是天南地北无人不知的武术之乡,一般的在这儿都不敢喊镖,我这武功不说到了家吧,也不善虎,要是在这儿露一手,把武术之乡的人给震了,那出去该是嘛成色儿?!

这位镖师挑着镖旗,走在大街上那真是八个不行、十个不在乎,牛劲大啦!眼看就要出城了,他见还没人理他,反倒憋不住了。等到了小南门儿,他瞅了瞅,“嗯,这里有不少人”,他立刻把胯下的白马打得飞快。这也是为了让人们注意他。等他飞马来到门下,你猜怎么着?他用两腿把马夹住,一提身,双手抓住上门槛,连人带马悬在空中,停了一会儿,然后下来,这才挺着脖子,牛气哄哄地又上了路。

过去沧州南门不远,就是名震大江南北的“成兴镖局”,镖局的掌门镖师是双刀李凤岗。这位老镖师贯使两把钢刀,他要是舞起刀来,多紧的雨也甭想淋着他,他的身子都让刀花给裹起来了。李镖师为人不仅豪爽,而且又爱广交好友。所以当时提起李凤岗,武林中的人没有不知道的。就是这位年轻的镖师也知道大名鼎鼎的李凤岗,可眼下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在过成兴镖局门口时别说拜访,连马也没下就过去了。

这位镖师走倒是走了,可并没走出多远他又回来了,这回可没刚才那种狂劲喽!脸上精神也没了,脑袋也耷拉下来了,浑身上下就象一棵秋后的茄子——蔫了。他走进成兴镖局,见李老镖师倒地就拜。这倒把李老镖师给弄糊涂了,问他有嘛事。这位镖师就把自己刚才的所做所为说了一遍,然后又说:“等我走过了镖局不远,忽然发现镖旗没了,我想准是您老把小的挑了。为了恕过,特来请罪!”

李老镖师听了这番话,又是恨他,又是可怜他,说道:“刚才我在家歇晌,并没有出门,这事是谁干的,我也不知道。这样吧,我把我的徒弟都叫来,也许他们会清楚。”

等李老镖师把徒弟们招来说明情况,其中有个叫王祥的走了出来。这王祥是李老镖师最小的徒弟,只有十三、四岁,从小练轻功。他走上前来满口孩子腔地说道:“刚才我在门口玩儿,看见这位师傅在南门上撒野,来到咱这儿连镖旗都不降,等他在门口过的时候,我就飞身把他的镖旗给扯下来啦。”

那位年轻的镖师万万没想到,扯走镖旗的竟是一个十三、四的孩子。看到沧州连这么小的孩子都有这么深的功夫,他更觉得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他取了镖旗,抱拳拱手,满脸通红,急急忙忙告辞而去。

打这,再有过沧州的镖客,扯旗喊镖的就更少了。

朱小妹箭射镖旗  这件事发生在清朝末年。这天,运河里又来了一只镖船,不知是忘了还是存心找别扭,“镖不喊沧州”这话已经很响了,可这只船上的镖旗到了沧州还没降下来。在船走到南川楼的拐弯处,船上高挑的镖旗被岸上姓朱的一个小女孩一眼瞟见。人们都知道南川楼朱家的箭术在沧州是一绝,大人孩子都是神射手。这位朱小妹见了镖旗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她弯弓搭箭,“嗖——”只一下,再看那镖旗就象断了线的风筝,一头栽了下来。那镖客看了看掉下来的镖旗,又看了看岸上的女孩,二话没说把镖旗卷巴卷巴扔舱里就走了。

就是因为这些镖师,不论是旱路上的还是水路上的,也不论镖师有多大能耐,只要在沧州挑旗喊镖,准没好果子吃。这样时间长了,传扬出去,也就形成了一条规矩:“镖不喊沧州”。

 

9.沧州冬菜的传说

提起沧州的冬菜,那真是隔着门缝儿吹喇叭——名声在外,比沧州金丝小枣的名气一点儿不小。甭看他外边不怎么样,可要放到嘴里一尝,它是又脆又绵,又香又咸,那种独特的味道真是说不出来的那么好。沧州的冬菜到底是怎么制出来的,这里面还有一段神话般地传说。

很久以前,沧州城的南关外住着一位老太太,她无儿无女,孤独一人过日子。谁都知道沧州这里不趁别的,就趁盐碱滩。甭说这位老太太没有地,就是有点盐碱地,她这把老骨头也种不了,所以老太太生活得很苦,整日以讨饭为生。

这一年,沧州闹起春旱,一连三个月,一个雨点都没下!也是祸不单行,春旱刚完又联上了秋荒,秋荒还没等怎么着,紧接着又是一场蝗灾,可把这一带的老百姓坑苦了,他们连糠菜都吃不上,最后连树皮都吃光了。那位老太太更是苦到了极点,一天天干瞪着双眼熬日月,那才真是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!

也是天无绝人之路,到了秋后,你猜怎么着?这里下了一场透雨。雨虽然下了,但种庄稼已是太晚了,人们只好抢种了一季晚白菜,也是因这菜种得太晚,还没能长芯,到了立冬的节气,人们只好“嘁吃喀喳”把菜砍了。

到老太太再沿街乞讨的时候,不是这家给点菜帮,就是那家给点菜叶,也有的把整棵的白菜送给这位老人,没用多长时间,老人家就积攒了很大一堆白菜帮。平日里,老人就用这些白菜糊口,在堆上随吃随拿,时间长了,这堆白菜开始发热发霉,有的都快烂了。这下可把老太太心疼坏了:扔了吧,乡亲们好心好意给的;不扔吧,味儿得都无法吃。老太太没了主意。

这天傍黑儿,老太太正在屋里收拾白菜帮子,突然听到外面“梆梆梆”地有人敲门。开门一看,来的是一位老太太,生的慈眉善目,拄着一根很高的龙头拐杖,穿的虽然也不整齐,但看上去不象是个受穷的样儿。老太太就问:“老大姐,你有嘛事儿?”拄拐杖的那位老太太说:“我想借个宿。”听了这话,老太太又为难了,心想:“要不让老大姐在这里住吧?显得太不近人情;让她住吧,那堆白菜发出的霉味人家住得下去吗?”她想了想说道:“老大姐不怕你笑话,我这屋里又脏又味儿,不如我领你到别人家去吧。”不想那位老太太说:“我是个要饭的老婆子,再脏再味儿也没事儿。”那位老太太还真就在这里住下了。

到了晚上,老姐俩没事儿,老太太就象借宿的那位老太太数说起烂菜帮子的事,可来的这位老太太却象没听见一样,竟自甜甜地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投宿的那位老太太就告诉主人说:“姐们儿别发愁,我给你想个办法吧,你用刀把这些白菜剁碎了,在门前的盐碱地上挖个坑,再把剁碎的菜放在里面,用卤水点一点,然后用土把口封死,这样你会发一笔大财的!”对她的这番话,老太太哪敢相信,心想:“把菜要是埋在坑里,那不烂得更快,还发什么大财哟?!”可等她想到这里再找那位老太太,那位老太太却不见了。老人就觉得这事非常蹊跷。心想:“反正对这些烂菜帮子也没有别的法子,不如索性‘死马当活马医’,就按老太太的法儿办。”于是,老太太就剁菜、挖坑、点卤、掩埋,而后,老太太又要饭去了。

几天过后,老太太要饭归来,忽然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,等她顺着香味寻去,发现香味就发自她埋菜的地方。她就用手慢慢地把土扒开,一股特别好闻的气味,直往她的鼻孔钻。她赶忙抓一点菜帮放在嘴里尝了尝,那菜被碱地和卤水沤得咸软香脆,还挺好吃。这下可把老太太乐坏了,她把这好消息告诉给乡亲们,大家都赶来品尝,个个都满嘴地称赞。老太太把制成这种菜的经过一说,乡亲们都说那位投宿的老太太准不是凡人,很可能就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。

从那时起,沧州这一带的老百姓就按照老太太说的方法,做起这种菜来,因为所用白菜是快到冬天才种的,所以叫它“冬菜”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做菜的方法不断改进。到了清朝乾隆年间,乾隆还曾特意点沧州的冬菜进宫呐!就是现在,沧州的冬菜在东南亚一带也是很受欢迎。

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政府  联系电话:0317-3024821 网站标识码:1309030003  冀ICP备08005834号-2    沧公备1309030200025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czsyhqwxb@163.com  
网络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17-3171093